RunJS

朝花夕拾----拉帮套

2 44
朝花夕拾----拉帮套
东北[u]农村有一种人群,树海读书阁,人们都叫他们“拉帮套”,就是一个[u]女人两个丈夫,没有名头的那个就叫“拉帮套'.
  
  一般这样的人都是家里太穷,娶不上媳妇,而有的家的[u]男人养家太艰难,有个人了帮着一起养家也就认了。
  
  68年,我下乡在辽宁的庄河,宁静读书阁,一天中午我去河里洗衣服,孔子读书阁,看见一个农妇也在河里洗衣服,广济读书阁。这个农妇大约40岁左右(农村的年龄不好说),看起来很利索,当时穿了一件兰思林斜襟衣服,黑裤子,头发整整齐齐,不似一般农村已婚妇女那么邋遢,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。
  
  我不认识她,爱看读书阁,也就彼此说了几句不疼不痒的话-----她也是我们小队的,她的儿子我认识。
  
  后来知道,她家就是有拉帮套的。人们在讲起这件事时,脸上很是不屑,看来虽说这样的事在当地不少,但还是被人们瞧不起,华闻读书阁。随着[u]时间的加长,我慢慢知道了另一个版本的“拉帮套”。
  
  事件还原当时20年前。
  
  一直在盐场干临时工的阿祥请假[u]回家,是回来相亲的,当年24岁的他是个帅小伙,家里还不算太穷,而且他一直在外面打工挣工资(在当时可不是每个人有幸打工的),就是挑剔太大,一直没有找到心仪的[u]姑娘。家里很着急,精彩读书阁,这次又催着他回来相亲,对方的[u]父亲是公社干部,树海读书阁,家境殷实,陪嫁丰厚,姑娘长得也很漂亮。那年姑娘22岁,也是挑剔太大,听说是X屯的阿祥就表示愿意。阿祥回家要过一条河,那正是夏季,头两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雨,河水有些急,金门读书阁。阿祥还没到河边,远远的看见河边一个身影在洗衣服,那身影穿了一件当时流行的红底白花短衫,墨[u]绿色的裤子挽在膝盖上,露出白晃晃的小腿,她低着头,孔子读书阁,两条扎着红头绳的辫子随着她搓衣服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摆动着,树海读书阁,似两只黑红的[u]蝴蝶,翩翩起舞。她裸露的胳膊在[u]阳光的照耀下,如白玉般的圆润。就在阿祥踏入河水的时候,一声:“啊呀&rdquo,铭华读书阁;,抬头一看,那小媳妇的衣服随河水飘然而去。阿祥想都没想,三步两步过去一把抓住衣服,就在递给那小媳妇的同时,树海读书阁,两人四目一对,不禁一愣,一股异样的溪流涌上心头-----一见钟情。
  
  看打扮,女方已经[u]结婚,回来才知道是杀猪匠李老二的媳妇。阿祥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爱看读书阁,五味俱全。李老二常年有病,但有手艺,家传的杀猪匠,他不干农活,农闲时给人煽猪,腊月就给人杀猪,所以家里还可以,猪下水什么的不断。女方家里很穷,孔子读书阁,也是看好李老二的手艺,二来李老二没[u]父母,金门读书阁,无[u]牵挂,尽管[u]女儿千万的不情愿,还是抗不了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,嫁了。再后来,阿祥就找机会去见小媳妇,他拒绝了相亲,他的家人用尽了所有的招数-----软的,硬的----捆绑,打骂,好言好语-----阿祥铁了心,树海读书阁,去当了“拉帮套&rdquo,金霏读书阁;。
  
  李老二认了。他知道他抗不过媳妇和阿祥,树海读书阁,唯一的要求是第一个孩子必须是他的。阿祥答应了(现在[u]回忆起来,那是怎样的感觉啊)。第一个是个女儿,李老二的,第二个是个儿子,阿祥的。李老二说,必须给他生个儿子,不然不许他俩在一起,第三个是儿子,李老二的。我下乡的时候他们已经过了20多年,在这期间,李老二当了甩手掌柜,什么也不管,金霏读书阁,有活干活,精彩读书阁,没活在家喝酒骂人,哪次还当着阿祥的面打媳妇,有一次阿祥实在忍不住,打了李老二,树海读书阁,从此李老二老实多了,不打媳妇,但只要媳妇在阿祥那里,他就在这边喊叫,头疼了,喝水了,发烧了-----闹妖,这期间,阿祥的家人还在给阿祥相亲,每次都是在小媳妇的哭声中拉到了。阿祥也算尽心尽力,在李老二三间草屋旁又盖了三间草屋,树海读书阁,和他们住对面屋,家里的一切都由阿祥操持,李老二说,媳妇是我的,管他怎么样。我下乡的第二年,修身读书阁,阿祥的儿子当兵了,期间经常找我们给他儿子回信,写信,记得有一次媳妇(不能叫小媳妇了)让我给儿子回信,说让他说说三舅(阿祥),别总和她打仗。说这话时,她的眼里含着[u]泪水,华闻读书阁。我还记得好像儿子的来信中还提到了他的三舅(具体的我忘了)。也就是这几次,媳妇陆陆续续的把她和阿祥过程说给了我,说实在的,开始知道这回事时,我很瞧不起他们,现在真的很同情他们,也理解他们,李老二实在不配他媳妇,树海读书阁。
  
  日子就这样在酸甜苦辣中一点点的走过,阿祥一辈子“单身”,是一个“小三”,不过是男“小三”,一辈子。98年知青30年,我又去了哪里,树海读书阁.3,看望了他们,此时的李老二早已作古,精彩读书阁0,媳妇也瘫痪了。那天媳妇坐在炕上,腿上盖着小棉被,阿祥站在地上,一会端了一盆水让媳妇洗脸,拿下脸盆又拿起梳子,让媳妇梳头,这年,他们在一起50多年了,阿祥的儿子和他们在一起,孙子老大了。我问阿祥,你[u]喜欢她什么,心甘情愿的一辈子没名分的这样付出,阿祥说“漂亮,心眼好'.又说,我不在乎,都知道XX是我的儿子,姓什么不重要(那儿子一直跟李老二姓李),我说改过来呗。他说,没必要,谁也改变不了他是我儿子的事实。
  
  哎,怎么说好那?怎么来评价他们那?
  
  v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静依窗前待花开_1
  
   永不谢幕的科尔沁草原
  
   那一年我们十六岁
  
   海边吹来的风
  
   柳哨鸣春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9-25 03:4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元芳你怎么看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低调,低调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加入我们,

发现科技可以让生活更美好...

立即注册

如果您已拥有本站账户,则可

推荐阅读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上海X419论坛  

Powered by x419 X3.2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